<nav id="y4xcb"><u id="y4xcb"><label id="y4xcb"></label></u></nav>

    <li id="y4xcb"><dd id="y4xcb"><progress id="y4xcb"></progress></dd></li>

    <nav id="y4xcb"><i id="y4xcb"><del id="y4xcb"></del></i></nav>
      1. 歡迎光臨
        手機網站 | 聯系我們:0512-66325645 | 加入收藏
        • 公司動態

          蘇州民企搶“海水淡化”制高點

          2012-12-19 09:38:32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海水淡化”對于以水聞名的蘇州而言,好像比較遠。大部分市民也只是偶爾聽說過這一名詞。不過,近日在天津舉行的國家“海水利用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”揭牌儀式上,大家卻看到了蘇州民企的身影:。

            ■淡水稀缺是一場未知的“災難”

            海水利用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成立于去年,曾于今年一月份在云南騰沖舉辦過一場成立大會,會議結束后的合影照,則被蘇州津泰海洋工程公司副總經理許學文擺在了辦公室櫥窗*顯眼的位置。“聯盟里幾乎都是北方企業,”許學文說,“相比南方,北方的城市都極度缺乏淡水,上個世紀提出的'南水北調'就是為了解決這一問題。”他告訴記者,如今河北省的地下水已嚴重超采,如果要靠水源的自然回灌(即水從地表等處回灌至地下含水層)來填補這一空缺,可能得等上200年。北京、天津亦是如此,各地因超采地下水導致地面大面積沉降的現象屢見不鮮。“以前打一口井只要挖個十幾米,現在得靠機器挖上千米。”許學文略顯沉重地說。

            那南方的淡水資源充足么?眾所周知,中國南部地區降雨相對充足,再加上太湖、長江等江河湖泊的鼎力支持,當地老百姓唯一的感觸或許是自來水價格的上調。“其實,中國有70%的城市是缺水的,”許學文嘆了口氣,“按國際標準計算,中國的人均淡水擁有量僅為世界平均水平的六分之一。 ”

            他解釋說,地球上有97.3%的水為海水,而人們可以使用的淡水,只占全球2.7%淡水中的0.3%,“日本也是缺乏淡水的國家,他們會把所有的降雨都收集起來。 ”不過在我們國家的許多城市,降雨在經過簡單處理后便直接排走,缺乏雨水收集的規劃。

            如此看來,淡水稀缺為全球化的問題。而我國大部分沿海城市,因海水無法直接使用,亦加入到“缺水大戶”的行列中。“現在國內也涌現出不少海水淡化的勢頭,大家都希望利用海水淡化來解決淡水稀缺的問題,”但許學文卻表示,無論是產業設備還是核心技術,我國相對國際水平仍舊處在相對落后的階段。

            ■搶占海水淡化領域的未知高地

            “國內海水淡化的問題一部分在裝置上,另一部分在反滲膜。 ”許學文說,海水淡化的方法很多,反滲透法因為節能,美日等發達國家自1974年便將發展重心轉向至此,其核心技術便是制作高檔的反滲膜。而據對方透露,我國的反滲膜壽命不到國外的十分之一。

            無論是核心的膜,還是整體的裝備,或是對海水整體運營的經驗,國內還是相對落后一些。許學文稱,之所以海洋局海水淡化研究所這次將大伙兒集合在一起組成聯盟,就是希望能夠依靠團結的力量,在海水淡化方面能與國外形成競爭的格局。這也是為何聯盟內沒有一家外資企業。

            談起反滲透法的成本,許學文用了七個字的回答:貴!非常貴!相當貴!他告訴記者,海水淡化后的水其實也要分成兩種:生活用水和城市飲用水。前者用于沖廁所、拖地等,指標和成本都相對較低;后者供人飲用,理化指標、口感等指標更為嚴格,故對工藝水平有更高要求。據他分析,假如現在大家使用的普通水為每噸3元左右,那依靠海水淡化的水,即使不含任何附加費用也至少在5元/噸,“迪拜的自來水就來源于反滲膜,那兒水的成本真的要比油還要高了。 ”目前,國內在海水淡化的產業只有個雛形。

            “負責海水淡化的企業基本都集中在天津,”許學文說,“我們想借助這一機會,并利用我們原有的產品技術和相關的人脈關系,早日站上海水淡化的戰略高地。 ”就好比20年前的互聯網業、10年前的光伏電池業,盡管在剛起步時大家也有太多的茫然,但*終大部分企業都成為了行業內的巨頭。“加入海水利用聯盟的這些企業,就是那一顆顆滿載希望的種子,包括我們在內。 ”

            許學文透露,公司以生產海上設備為主,在其下便有一個關于“海水淡化”的子課題。“當聯盟方得知這一情況后,就來邀請我們,我們自然十分順當地加入了。 ”

            ■海水卷起的產業鏈擁有未知能量

            海水淡化的目的是為了解決城市工業、農業、居民生活等方面的用水難問題。殊不知海水淡化只是“海水利用”這條未知新興產業鏈的起點,當“制取化學原料”、“綜合運營”與之相結合,三環相扣才能迸發出該產業*大的潛在能量。

            化學原料來自于海水中自帶的鉀離子、鈉離子、鎂離子等金屬元素。許學文表示,除了被淡化后的純水(蒸餾水)可以用來利用,余下的“濃縮海水”可作為工業鹽場的原料。將它們與工業生產的紐帶系起來,并產生效益的過程,就是綜合運營。

            “濃縮海水常被認為是海水淡化后的下腳料,按照國際規范不能隨意排入海里,避免造成二次污染。 ”許學文說,這是因為普通海水的鹽度在3%,但濃縮海水為26%~30%,已接近飽和食鹽溶液,“這里頭暗藏的經濟效益可見一斑”。

            據介紹,傳統意義上制鹽(工業鹽)采用的是曬鹽法,其耗費一畝地、一年時間能產生的效益,約為兩元,這與地本身的價值相差甚遠。“但如果將海水淡化與制鹽相結合,開辟一條嶄新的產業鏈,即海水進來,淡水出去,剩下的濃縮海水成為制鹽工業的原材料,就能充分發揮出產業鏈的效能,降低兩個行業的成本。 ”許學文笑著回答記者。

            至于如何讓這條產業鏈從雛鳥成長為雄鷹,把新興行業拓展出來,許學文認為必須依托政府的配套產業政策,“海水淡化所制成的淡水的成本很高,沒有國家政策的支持,是不可能進入商業應用的。 ”他說,一定是從國家產業的高度對海水淡化、海水利用進行一種政策性的扶持,產業鏈才能壯大。

            另外,*的引領也不可或缺,目前該企業在天津的國家海水淡化所。但許學文告訴記者,由于該聯盟剛成立,對于海水利用產業的整體構架、思路還不是非常明晰。“我們下一步做什么,需要看國家的具體規劃,所以我更無法回答你‘怎么去做’,‘會產生什么結果’,”許學文對記者笑了笑,“不過我可以告訴你,今年在青島可能就會有一個‘海水淡化’工程,因為按照初步規劃的要求,國內沿海城市的海水淡化用水,需要達到一定的比例數值。 ”

        国产成人午夜福利在线观看视频

        <nav id="y4xcb"><u id="y4xcb"><label id="y4xcb"></label></u></nav>

        <li id="y4xcb"><dd id="y4xcb"><progress id="y4xcb"></progress></dd></li>

        <nav id="y4xcb"><i id="y4xcb"><del id="y4xcb"></del></i></nav>